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玄幻  »  【郭府内深藏的阴谋】 (第三章上)

【郭府内深藏的阴谋】 (第三章上)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在襄阳城外数十里的山坡上,一名身穿鹅黄色长裙的丰满身影正舞动着一枝青竹棒,在广阔的平地上施展着絶世武艺。只见美妇的一招一式皆是动作潇洒、出麈脱俗,那绿油油的棒影包裹着她一身亮丽的黄衫,两色在夕阳辉映之下,情景煞是夺目。而妇人那凌厉无涛的棒法更是变化精微,招术奇妙,每每在最优美的动作下制敌先机,正是天下闻名的打狗棒法!
  练武者正是名震江湖的丐帮前帮主,女诸葛俏黄蓉!
  此时夕阳西下,万镂金光洒落在黄蓉的秀发、俏脸和身躯上,美人宛如笼罩在圣洁的光芒之下,浑身透着庄严神圣. 俏脸上一颗颗挥洒的汗洙宛如珍珠甘露,衬托着红粉娇嫩的容颜,实是天资国色,明艳不可方物。此刻的美景就如误堕凡间的仙女正在落阳下翩翩起舞,一切都是那麽令人赏心悦目。
  而就在黄蓉练武的不远处,正悠然站着郭家的乘龙快婿 -耶律齐.
  原来在毎天下午,黄蓉都会特别抽空传授丐帮的绝技打狗棒法给未来帮主耶律齐. 打狗棒法乃丐帮镇帮之宝,传功时自然不能有外人在旁。原本黄蓉和耶律齐师徒二人光明磊落,传功时虽经常是孤男寡女,但二人心无介蒂、严守礼法,也就没出什麽乱子。但是这一切都已随着数周前发生的事而改变!
  郭靖长期地留守军营,再加上郭芙离家出走,更间接地助长了这段震惊江湖的孽缘!无论是郭家的朋友或仇人,也绝没有人相信黄蓉黄女侠会红杏出墙!更枉论是与自己的女婿乱了伦常!
  而黄蓉自从緃慾忘情地与耶律齐共享了那一夜销魂之後,她便发觉自己再也无法如以往般看待女婿。黄蓉甚至觉得再也无法平静地思考和行动,甚至连日常岳婿间的对话,她也因内心莫名的躁动,而无法直视年轻男子的目光。
  只要想到自己竟曾娇声嗲语地叫耶律齐为好哥哥,此时的黄蓉又怎能大言不惭地叫他为女婿?
  只要想到自己竟曾恬不知耻地缠着与他数度风流,此时的黄蓉又怎能满脸正容地再以师父自居?
  更何况那一夜的放纵不单是肉体上的放緃,黄蓉更恐惧地发现自己的思想和感情也渐渐起了可怕的改变。到了此刻她仍无法解释自己为何会在事後避孕时,竟会一边意淫着女婿、一边放浪手淫!
  难道……这才是自己的本性?
  难道……是那藏红花的药性?
  无论如何,经过彻夜的偷情和私下的纵慾後,耶律齐对黄蓉来说就像有种难以言喻的牵引力,每次碰面时都令她芳心絮乱!她努力戴着师母和岳母的面纱,但作为一个女人,尤其是一个被丈夫以外的男人征服了的熟妇,黄蓉在耶律齐跟前竟不时泛起了春心荡漾的感觉,那种如被磁石牵引的吸力,更令黄蓉对这女婿爱恨交缠,满腔难以言喻的情感。
  所以黄蓉渐渐害怕和耶律齐独处,怕自己把持不住、怕自己再做出对不起郭家、对不起夫君郭靖的事来!但偏偏郭府内除了襄儿和破虏这两个小不点外再无别人,而因为黄蓉要传授武功和丐帮帮务,她和耶律齐更是多了许多私下独处的时光。而女婿不但识趣地对那夜之事绝口不提,还每日对她温言款语、墟寒问暖,只令黄蓉对他的好感有增无减!也把初嚐禁果滋味的人妻陷在矛盾煎熬之中。
  「他虽表面上对我恭敬,但心里也可能会觉得我是个虚伪而低贱的女人吧。」就如每个做了亏心事的人都会变得敏感多疑一样,黄蓉也不时有自嘲的想法:
  「自己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家庭、为了芙儿,却利用如此富丽堂皇的籍口,和自家女婿无耻地……淫乱在一起……」
  黄蓉也未察觉自己是何时变得如此着紧女婿对她的看法。当她回想到那荒唐的一夜,回想到她在极度亢奋下缠着女婿做出了许多不堪回首的丑事时,连一向才思敏捷的她也无法为自己的淫荡自辩!
  嗤的一下破空之声,黄蓉因为满腔羞愤,打狗棒法的那一式「恶狗拦路」顿时倍添威力,但却失去了这招应有的轻灵!
  「黄蓉呀黄蓉!枉你还有脸以师娘自居!枉你还有脸传授丐帮帮规!丐帮六大帮规里第三条和第六条是什麽?」
  凡我帮弟子不得背叛亲友;凡我帮弟子不得淫人妻女!
  这是恩师洪七公谆谆告诫过她的帮规!
  「黄蓉!你好不要脸!竟令丐帮新、旧帮主同犯两大帮规!你身为长辈、师父,怎可作出此等淫秽丑事来?老叫化真悔恨当初把帮主之位传你!」突然间黄蓉脑海里像是听到恩师七公的责备,怪她玷污了丐帮百年的清誉!


  「娘亲!为什麽你选择了齐哥哥?难道你一向教我们的礼仪廉耻都是假的吗?」在一瞬间恩师的脸又变成了儿女郭襄和郭破虏稚嫩的脸庞。一想到自己素来疼爱的孩子们露出失望的表情,身为人母的黄蓉内心不禁一阵绞痛!
  一个个熟识的面孔在侠女的脑海里呼啸而过,令她被无限悔意压得喘不过气来。但是仗着九阴真经的强横内功,黄蓉仍然挥舞着那碧绿竹棒,以极快捷的速度,拖展着极凌厉的棒法!
  「女儿不过暂时离开了夫君,你就乘虚而入抢了齐哥哥!」脑海里又突然显现女儿郭芙伤心欲绝的脸容:「他可是你的女婿啊!你半个儿子!你怎可以和他勾搭在一起!你……你这淫妇!」
  女儿前所未有的谩骂,却令黄蓉无言以对!无处可避!因为真正责备着她的,是自己的良心!而在她内心深处最感歉疚的自然是对夫郎的背叛!
  「蓉儿???你为什麽要背叛我?背叛我们的家庭?」黄蓉能想像到,若郭靖知悉她与耶律齐的奸情,必会肝肠寸断!被最信赖的人背叛,任何人也会感到极度悲愤!就连一向对她千依百顺的靖哥哥也必会对她破口大骂:
  「你……怎可如此下流……不单红杏出墙,还选择和你的女婿乱伦偷欢!你……可对得起我?对得起郭家?」
  「淫妇!」
  「无耻!」
  「下贱!」
  「受不了啦!不要再说啦!」排山倒海而来的责骂声令黄蓉心烦意乱. 她心内一声呐喊,乘着满腔羞愧化成无尽杀意,拖展出打狗棒法内的最後一招杀手 -天下无狗!
  只见这招丐帮绝活使将出来,四面八方皆是棒影,尤其是此刻黄蓉内心愁苦郁愤,这绝招施展出来真是力透棒身,劲道凌厉之极!
  但是打狗棒法的特点是灵活跃动,机变百出,尤其是「天下无狗」此绝招,棒法之精妙,已臻武学中的化境绝诣。黄蓉此刻在怒愤盈胸之下狂舞挥洒,实有遗此绝学的要诀. 只见招过中途,黄蓉已无力为继,气息一窒,满天绿油棒影在一瞬间全都消失不见。紧接着伴随一声娇呼,黄蓉已在半空中失去了身形,直堕而下!
  正当黄蓉在半空急堕而下,一直在旁边观赏着的耶律齐已展开身形,向着她跌落的方向急扑而前。他的反应虽快,但若不是耶律齐早已把黄蓉一举一动瞧在眼里,又怎可能及时反应得过来?
  事实上,自从成功诱奸黄蓉之後,耶律齐便刻意与她保持距离. 每天对着这个曾在他身下婉转承欢的美娇娘,耶律齐收敛着自己的野心和邪念,专注地维持着他那郭家女婿的身份,实属不易。但耶律齐一向城府极深,在黄蓉脸前装起正人君子上来,真是装得孝敬有嘉,变成旁人眼中无可挑剔的好女婿、好徒弟!
  但又有谁能想到郭家这个乘龙快婿内心隐藏了多少贪念?多少兽慾?
  他就像一只隐伏草丛的猎豹,在猎物的身旁一直窥视着、伺候着。黄蓉每一次与他独处时内心的尴尬和矛盾,那身为人妻失身後的悔恨和愧疚,都被他一一看在眼里. 这些日子以来他根本不需要多作无谓言行,因为他深信那夜二人共享的销魂蚀骨已足够綑绑着黄蓉的身心。
  他只需要等待一个机会!
  一个黄蓉的心灵和肉体皆达至最弱点的机会!
  而现在正正是他进攻的最好时机!
  耶律齐尽全力掠了过去,终於在千钧一发之际抱起了从天而降的美艳岳母。
  当黄蓉正自暗责自己不应练武时走神,摔死也是活该的时候,一对强而有力的臂膀已悄然无声地来到她身下,轻轻松松地把她抱了个满怀!
  黄蓉不用抬头瞪眼已能猜到那是谁!
  她的好女婿!她的好齐儿!
  此刻她被耶律齐横抱在胸前,岳婿二人又再次肌肤相接。黄蓉不单碰到男子宽广坚实的胸膛,又闻到一股有别於丈夫的男子气息,官感传来似曾相识的感觉令黄蓉芬心阵阵悸动。彷佛在这一瞬间,黄蓉又回到了那令她意乱情迷的一夜。
  毕竟那夜黄蓉是被极乐的快感和高潮所征服,她的理智和贞念虽然惇惇告诫
  着她不可再逾越伦常,但那偷过腥的成熟肉体却无法忘记销魂的滋味,甚至对这种初次体验的性快感、性高潮深深地上了瘾!若不是已经开始迷上了那堕落的滋味,郭夫人又怎会在失身後就破格手淫?又怎会意淫着那毁了她贞洁的男人?
  此时被这可爱可恨的男人搂抱着,那些令她狂乱迷醉的感觉又再涌现. 这种被烙印在肉体上的感觉是那麽的强烈、那麽的深刻,竟连刚才黄蓉脑海里烦嚣着的责备声,也在这刹那间被压抑止息!


  在二人肉体相接的一刹那间,黄蓉的情绪和心灵也生出了剧变!
  刚刚还是英姿勃发的女侠,挥舞着令江湖群魔闻名丧胆的打狗棒法,但在一眨眼间侠女的英气就在耶律齐的指掌下融化,变成了个柔情百结的小女子。这种由坚毅刚强化为绕指柔的风情,正是黄蓉最令耶律齐迷恋的地方。
  两人此刻肌肤相亲、气息相闻,本来师徒授业的庄严气氛顿时变得无比瞹昧。
  黄蓉浑身乏力地倚靠在耶律齐的胸前,感受着男人的心跳脉动,那充满禁忌的亲昵接触令她浑身酥软无力!她心里虽有想摆脱、想拒绝的念头,但身躯却像是感受到男人的引力般,令她贪恋地窝在小情郎的怀中!
  此情此景,令黄蓉回想到自己曾经是如何迷乱地在此胸膛下呻吟叫春!令她回想到那夜当女婿厚实的胸膛把她的大腿双双压下、令她而极羞耻的姿势折叠身躯、奋起牡户、迎接插捣的时候,她曾疯狂地叫出了前所未有的淫声荡语!在这胸膛下,她终於知道高潮为何物!在这胸膛下,她终於成为真真正正的女人!
  「黄蓉呀黄蓉,你在想什麽?你……你怎可再去想那夜的……丑事,难道你真的是一个恬不知耻的荡妇吗?」
  内心严词警告着自己不要心生邪念,可是当她越想压抑,那一幕幕香艳之极的画面却越是占据着她的思绪. 那充满香艳情色的回忆,令她泄出阵阵娇喘。黄蓉略带慌张地瞟了耶律齐一眼,唯恐自己内心的秘密已被他洞悉。
  她又怎可让耶律齐知道自己的身躯在他的抚摸下特别容易兴奋?在他的抱拥下特别容易动情?
  「不!!我绝不能让他发觉???若他知道我此刻心中所想,我这师娘的脸往那里搁去?」
  黄蓉虽极力隐藏着内心的燥动不安,但侠女此时那微颤着的娇躯、红晕的双颊和泛春的眼眸,却大大地出卖了她心中所想!黄蓉并未意会到自己的心慌意乱,已尽入耶律齐的眼底!
  「真是敏感的身体呀!」只是一个未算过份越轨的搂抱,岳母的肉体已经诚实地有了反应。耶律齐情不自禁地赞叹着想:「岳父真是暴珍天物,家里留着这麽成熟美艳的娇妻不懂享用,却让岳母一直守着活寡!这样敏感的女体若能好好调教,必定能改造成一具好淫贪欢的媚躯!变成一个迷死人的绝世尤物!絶对更胜郭芙那花痴!」
  他早知道黄蓉性慾压抑太久,一经释放便如崩了堤的洪水,从前紧守的道德关口往往是不攻自破。如今目睹着情慾的种子早已开始在岳母的身心里萌芽,他心里自然更是得意了!此刻岳婿二人在这山坡上孤男寡女,若耶律齐不趁机撩拨妇人春心,岂不是错失良机?
  「娘……」他温柔地呼唤着怀中的女人,同时也把她香喷喷的身躯搂得更紧了。
  「放……放开……我……」心如鹿撞的俏黄蓉艰难地从朱唇中迫出片言只字,就像已失去说话的力气。黄蓉心内不由得暗责懦弱,明明自己应该坚决地摆脱他的抱拥,可是为什麽偏偏狠不下心肠去拒绝?
  「蓉儿……」无视俏岳母软弱的反抗,耶律齐坚持地抱着大美人,还故意说着二人偷情时亲热的昵称,像是引诱着黄蓉忆起那段无比香艳的回忆。
  「不要这样……不许……不许你这样叫我……蓉儿岂是你叫的?」那充满禁忌的昵称令黄蓉心生抵触,因她永远不能忘记自己在情慾的唆摆下竟接受了女婿唤她作蓉儿!那本是她与靖哥哥夫妻之间的亲密称呼,却在那荒唐的晚上连同她的贞洁胴体一并被这男人占有了!
  「蓉儿……我的好蓉儿……亲亲蓉儿……为什麽不让我说?俏蓉儿、乖乖蓉儿,你还记得那天晚上,我叫了你多少遍蓉儿吗?」耶律齐慢慢进逼着,耐心地逐步掾下黄蓉的内心防御. 他柔声地接着说:「我们就像相爱的夫妻般,我叫你好蓉儿,你叫我好哥哥……我最喜欢听你叫我为齐哥哥……好蓉儿,你还记得吗?」记得?黄蓉又岂能忘记自己那一声声无耻放荡的浪吟?緃是和自家夫婿行房时,也未有接二连三地呼唤郭靖为「好哥哥」。但跟耶律齐搂抱在一起时,她却是叫得极为酣畅!极为自然!在那彻夜的乱伦偷欢里,黄蓉一次又一次地喊出了那充满禁忌和罪恶的称谓.
  被插入时,那一声声好哥哥叫得柔媚婉转!
  被肏弄时,那一声声好哥哥叫得风骚妖娆!
  被内射时,那一声声好哥哥叫得激昂高亢!
  耶律齐故意提及二人在亲热时互诉的昵称,就是因为那名字背後代表着快感!


  代表着高潮!代表着堕落!!
  「你……你大胆!我……我是你的师娘!你的……你的岳母,……你的长辈!
  你……你不能对我……如此放肆无礼!」还在负隅顽抗的侠女尝试义正辞严地责备着他,但无黄蓉仍然贪恋地窝在他的怀里,这句说话也完全失去了该有的气势!
  看着黄蓉乍羞还娇的美态,耶律齐心里大乐,继续进逼着说「我的好岳母、好师娘、好蓉儿!我实在是想你想得快要疯掉了……求求你让我亲亲你的小嘴吧!」说罢,竟真的缓缓俯下头,向黄蓉那一双娇艳红唇凑去!
  「不可……我已说过……我们不能再对不起你岳父!对不起芙儿!」黄蓉本能地向後退缩,却忘记了身躯正被男人横抱着,自己根本没有躲闪的余地!她又伸手去推,但当指尖抚上男人厚实的胸肌上时,她的力气就在一瞬间溜走!女婿的脸庞近在咫尺,那浓烈的男子气息彷佛带着惑人的魔力,令黄蓉浑身绵软,抗拒无从。
  「要被吻了吗?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和……女婿在此户外山坡上……唇舌相交吗?」黄蓉一颗芳心扑通扑通地跳着。心里既担忧害怕,但不知为何又竟有点兴奋期待!
  她不敢想像被人看到这一幕的结果!
  她更不敢想像这一吻会带来的後果!
  更重要是黄蓉深知自己若在此时失守,妄然地接受了女婿的嘴唇,她的情慾必会被这一吻点燃!只有黄蓉知道自己是多麽渴望被吻,郭靖那粗枝大叶的性格根本没有为意,爱妻的朱唇正是她胴体的性感带之一。而她身体的秘密,不仅大半数已被耶律齐发掘出来,还在那淫乱的晚上充分被他利用、挑逗和玩弄,让她完全迷醉在男人的手段与床技里!黄蓉心知若此刻嘴唇的防线被攻破,之後耶律齐便大可对她为所欲为,在这山坡上做出更放肆过份的事来!
  「不可以……被吻……」黄蓉意识到危险:「他绝不会只满足於此……会沈沦的……我……天呀!我根本管不住自己……太危险了……不可以……不可以吻齐儿……」
  若此刻樱唇被女婿所夺,黄蓉难保自己不会去逢迎、去配合男人!那时不止她的唇会再次被夺,她的人、她的身体、她的贞洁都会再次失陷在女婿的情挑之下!忽然黄蓉脑海里泛起了自己与女婿在此间幕天席地、赤裸纠缠着的一幕!那充满淫邪的幻想顿时令她满脸飞红,一阵阵絮乱的娇喘也令她丰满的酥胸起伏不已!
  对女人经验甚丰的耶律齐显然读懂了她身体上的毎一个暗示。岳母虽不住推拒着他、苦劝着他们二人应守之以礼,但她却难以掩饰身体情动的证据!那泛春的双眸、红晕的粉颊和急促的轻喘,都透露了黄蓉此刻的内心稳私,隐晦地诉说着侠女渴望男人更逾越、更霸道的侵犯!
  耶律齐的声线变得更是温柔:「好蓉儿……俏蓉儿,这里除了你我外再无别人。绝对没有人会看到我们亲热的……」
  无可否认,耶律齐实在很了解女人,故意说着令黄蓉安心的说话,以诱她就范!
  耶律齐还不忘动之以情,劝诱着说道:「好蓉儿,就让我亲你一下。就轻轻一吻,已可解我对你的相思之苦。难道你就没有想念我?想念我们那一夜吗?」已有点意乱情迷的黄蓉根本抵不住男人的攻势,心里更有把声音回应着:
  想念?自己真的想他吗?对啊!自己是为了谁偷偷躲着手淫?自己在浴室里自抚自慰时意淫着谁?自己在手淫高潮时喊着谁的名字?在失身後的这几天里,黄蓉想起女婿的次数远比想起夫郎郭靖更多、更频密!黄蓉根本无法否认自己的脑海里无时无刻都会浮现耶律齐的身影脸容!
  「我现在就要吻你了,你若不愿意便拒绝我吧!」男人故作大方地说,因为他已清楚知道自己怀中的美娇娘根本无可御抗!
  他可看到黄蓉的乳尖已不甘寂寞地在她的外衣下突起!
  他可感到黄蓉的大腿正难耐酥痒地在她的裙摆下延磨!
  他敢打赌黄蓉的阴穴正骚浪淫靡地在她股间流着春水!
  「真是又敏感又淫荡的身体!」耶律齐在心里讪笑着:「看她闷骚的样子,不要说接吻,就算我把她的衣服扒光,在此处与她放纵野合,谅她也不能拒绝!」男人脸上虽不自禁地露出得逞的邪淫笑容,但黄蓉却已看不见他那淫邪嘴脸。
  就如耶律齐预料,黄蓉根本无力拒绝男人的情挑。她的眼帘早已含羞合上,也不知有意无意,美人修长的颈项缓缓地昂高,那丰满且湿润的红唇也微微地翘起,正是一副任君采颉的娇媚样儿。


  耶律齐先把二人额头相贴、鼻尖相触,却刻意没有吻上美人朱唇。这种悬吊在边沿的感觉无疑更是折磨人。二人越是保持这种将吻未吻的姿态,越是能增添黄蓉的渴望。当这种渴望达到满盈的界线,女人初时紧守的贞念与黔持都会消失殆尽,主动向男人投怀送抱。
  这是耶律齐履试不爽的办法!
  果然,早已被挑逗到了崩溃边沿的俏黄蓉,一心等待着两唇双接的快感,男人却在最要紧关头上停了下来!看着女婿那几可触及的薄薄嘴唇,黄蓉有着目眩神摇的焦躁感!现在的她是多麽希望男人强势地夺取她的唇!多麽希望两人的唇瓣能尽情地斯磨缠绵!
  「来呀……只要一次就好……只要亲我的唇一次就好了……」黄蓉在心里呼喊着,饥渴的红唇微微地张开着,只等耶律齐来侵占。
  可是女婿却好像突然变得很悠然的样子,欣赏着美人那张满面红潮的俏脸,竟如同忘记了一样!
  这可苦了俏黄蓉!那种渴望与女婿接吻的感觉越发变得强烈,不断上升的慾望,不但没有获得满足,还积蓄了起来,最後当理智再也无法控制这股慾望时,本来令她羞耻万分的说话却竟脱口而出:
  「求你……快点……」黄蓉就在男人的唇边如呻吟般呢喃着自己的渴望:
  「若你要吻便快点……蓉儿求……求求你了……吻我……」听到美人不仅终於忍不住开口相求,还再以蓉儿自称,女人的臣服令耶律齐极是满意。能把素来黔持庄重的岳母迷惑至此,耶律齐已感到极大的满足感与征服感。到了此刻,他已决定满足黄蓉的渴求!只见他缓缓低头相就,已准备向岳母那娇艳欲滴的红唇吻了下去!
  黄蓉嘤呤一声,双手如春藤般绕上了男人的颈项,然後羞闭双眸,配合地把自己的丰唇献了上去!
  就在山坡上的二人浑然忘我、等待两唇双接的快感时,山坡下却有一个窈窕身影缓步而来,无巧不巧正看到岳婿二人快将暧昧地拥吻在一起的这一幕!
  「娘!……齐哥哥!!」来人正是郭芙!
  女儿郭芙的一声呼唤,立时唤醒了沈沦於情慾的母亲!
  「芙儿!」
  黄蓉乍看见失踪多日的女儿偏偏在这时候出现,还碰巧让她看见自己与女婿无耻地纠缠在一起,这下子黄蓉可吓得不轻!刚刚还是情迷意乱、半带羞涩半带期待的怀春心情,此刻就如被泼了一盘冷水般被拉回了残酷的现实!
  女儿就在跟前,而身为母亲的她却被年青的女婿搂抱着!这又成何体统?醒觉到自己身处的尴尬处境,黄蓉立刻狼狈地逃离了那不属於她的臂弯。
  「芙儿!」黄蓉极力地平伏着自己的声线:「你……你回来了!」看着眼前的女儿、女婿和她自己三人共聚山丘之上,緃是聪慧如黄蓉亦不知道这笔风流债该如何了断?
  「嗯……女儿回来了……」郭芙只是督了娘亲一眼,便转过了目光不敢再看!
  因为娘亲的脸颊好红!那脸颊简直如像熟透的苹果般,透着鲜艳欲滴的火红!
  郭芙从未见过母亲这种羞态,黄蓉一向是那麽雍容自若,处事应变不惊,但此刻娘亲那躲躲闪闪的眼神、不住起伏的酥胸和无法压抑的轻喘,都泄露了她内心的燥动与不安。尤其是美眸里流露着的复杂情感和羞愧欲绝的表情反应,更令郭芙肯定︰娘亲一定是做了亏心事!
  「娘……娘真的把自己给了他!」这是郭芙同为女人的直觉!
  「刚才齐哥横抱着娘时,她竟然没有反抗……他俩的头靠得好近……好像嘴唇也快要贴上了了……娘竟然变得这样……肆无忌惮!」虽不只一次与耶律齐戏言说娘亲会和她们淫乱在一起,但当郭芙真真切切看到自己的亲娘与耶律齐纠缠亲热时,郭芙却有点儿被那影像吓倒了!
  「这根本不像我的娘亲!我熟识的娘亲绝不会这样……这样……任人轻薄!
  任人玩弄!」
  母女俩终於团聚!隔了这许多时候郭芙才重见亲娘,更对娘亲的剧变感到惊讶!黄蓉刚才与耶律齐缠绵悱恻地抱在一起时,那自然流露的娇羞与媚态,都令郭芙感到前所未有的陌生。
  「齐哥哥到底有什麽魔力?」郭芙情不自禁地望着耶律齐,心想:「竟然……连娘也屈从了。娘竟然也……也甘愿当他的女人。」想着想着,郭芙慢慢地来到耶律齐和黄蓉的身前,并按照着耶律齐原定的计划在他们面前跪了下去。
  「女儿不孝!女儿回来了!」
  这是多麽讽刺的一幕?根本没有红杏出墙的郭芙却要跪在这对恋奸情热的男女之前低头认错!此刻三人是非颠倒、关系混乱,情景简直是荒谬到了极点!


  「唉!芙儿!你到底去了那里?你知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你?」黄蓉心内有愧,语气上自然也不敢过分埋怨女儿。
  「女儿本想去……终南山,就是想去见……杨大哥一面,可是……在路上时一个人好好想清楚了……自己不能如此任性,负了爹娘你们的寄望……所以女儿在旅途上已回心转意……其实,女儿连杨大哥……杨大哥也没有见着,就回来了……娘!女儿知错了……」早已被耶律齐安排好了的说词,郭芙只是照着平时练习般在娘亲面前背了出来。
  仍然不知道事情始末真相的黄蓉,根本不会想到女儿只是被耶律齐软禁在离襄阳不远的竹林里,好让淫邪的男人找到勾引她的机会!此刻黄蓉听到女儿荒诞不迳的解释,只觉满心苦涩愧疚,心想:「唉!这任性丫头!你这一走虽没有做出对不起齐儿的事,却令我……唉!却令我做出……对不起你爹爹的事来了!」虽然对丈夫满怀歉疚,但是黄蓉对耶律齐的怜爱仍是丝毫未减,到了此刻仍不忙好意提醒郭芙,说:「唉!你也不为齐儿想想?你怎可这般任性……你又不是不知道过儿的性格……你怎可如此鲁莽,做出这等事来?唉!你也不想想齐儿这阵子有多难受!」
  有道:知人知脸不知心,就在黄蓉维护着女婿的时候,耶律齐心里却在想:
  「呵呵……这阵子有岳母你如此尽心尽力地安慰着我,我又怎会难受?」一直在旁边欣赏着这幕闹剧的耶律齐并没有插口母女俩. 他只是贯彻地扮演着自己受害者的角色,却在暗中把郭府这对母女如扯线布偶般玩弄在指掌中!
  「齐哥哥……你原谅芙儿吧!」郭芙转过身子,跪在耶律齐跟前,状甚虔诚地说:「芙儿以後必定不会再起异心,从此以後对你也是一心一意、唯命是从。
  如违此誓,芙儿甘愿受老天爷任何责罚. 」
  郭芙假情假意的誓言,却令黄蓉起了恻隐之心。毕竟身为人母,看见女儿处境如此难堪,黄蓉自然也感心痛。她情不自禁地帮着女儿说话:「齐儿,芙儿有了这此敎训,必定不会再犯。你看在我份上,便原谅她这回吧!」耶律齐自然乐得卖个顺水人情,但仍是故意流露为难神色,叹息着说:「唉……别人都说拨水难收……唉……拨水难收……芙儿今天做出此等事来,虽并没
  有真的背叛我、背叛郭家,但有教我如何再相信她?」他顿了一顿,向着黄蓉深深凝望,又说:「唉……但既然岳母吩咐,那麽……齐儿唯有遵从!」耶律齐这番做作,更令黄蓉觉得女婿是为了她才愿意与郭芙和好於初,无疑令侠女对他更是怜惜!黄蓉心想:「唉!齐儿能够原谅芙儿这次任性妄为,这份胸襟实属难得!希望芙儿能好好珍惜……不要辜负他的一片情意……」事情能够圆满解决,黄蓉虽然心感欣慰,可是当她看到耶律齐扶起了郭芙,又为她整理一下衣裳,态度状甚温柔时,黄蓉心内竟有种无名的失落感。
  身为娘亲的她自然希望女儿女婿鸾凤和鸣、鱼水和谐,但身为女人的黄蓉,又难道喜欢看见那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男人对别人关怀备置、体贴入微吗?
  黄蓉已久未经历过这种微妙的内心矛盾,事实上自从郭靖拒绝华筝的婚事以後,郭夫人在情路上皆是安安稳稳、平平淡淡地走了过来。黄蓉做梦也想不到成亲多年、本已心如止水的她竟会受不住引诱而红杏出墙,与年轻的女婿发生了不伦关系. 生命中无端闯入了另一名男子,令黄蓉陷於前所未有的感情地带。在不知不觉间,耶律齐的一举一动皆牵动着她的思绪,令她难以自持。
  而就像老天爷故意要惩罚她般,此时终於获得耶律齐原谅的郭芙,竟当着娘亲面前搂着夫君,并在他唇上深深一吻!
  年青人的吻总是热情洋溢,尤其是郭芙故意讨好,对夫君更是刻意缠绵. 只见她亲热地揽着耶律齐的颈项,旁若无人般送上火辣辣的香吻!
  黄蓉看着男人那本来快属於她的薄唇,此刻竟被自己的女儿夺走!黄蓉心里就如同打倒醋瓶般,酸酸的无比难受!两人的唇瓣就在她面前放肆交缠,黄蓉也不明白自己为什麽会如此反感,只觉看着他们亲热多一刻也不能忍受!
  终於,郭夫人勉强地挤起笑容,打着完场说:「好了……相信你们必定有很多体己话儿要说,你们还是回府好好休息吧!」「芙儿,别胡闹了!」耶律齐温文地推开了郭芙,表面上像是附和着岳母、遵从着她的暗示。实际上,黄蓉可没留意刚才耶律齐扶起郭芙时,男人已在她的耳边下了道简单直接的命令:


  「湿了……全湿了……」
  她咬着自己的下唇,赤裸着下身跌跌撞撞地走到梳妆台前打开抽屉,里面放着的正是那包藏红药花!自从那次纵慾过後便原封不动的药包,此时成了黄蓉的救命稻草!
  黄蓉飞快地拿着药包窜入被窝里,也过不了多久被子里便传出闷声的呻吟。
  那在现实中无法拥有的男人,又再次出现在她那被药花麻醉了的脑海!她不断地喘息、不断地呻吟、不断地呼唤着男人的名字!
  在激烈的手淫下,黄蓉再次背叛了心爱的丈夫,在慾望的深渊里不住沉沦.
  而那包藏红花仍在床头枕边处,在月夜的残影下闪烁着妖娆的红光。
  (上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