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想起以前疯狂的日子

想起以前疯狂的日子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她叫珠珠,和她认识的确非常戏剧,大一那一年我和相恋2年高中同学露露分手了,因为她去了国外而我还在这个国度,我们分手时非常和平,彼此还是朋友也经常MSN互相问候但是只是简单的几句话,过年的时候露露回来了,比以前清瘦也漂亮了许多,我的心脏当时应该停跳了一下,高中的时候因为要天天回家住我们最多只有亲过(真的没有发生?好吧我承认当时有贼心没贼胆)这时候我立志要把未完成的事业给完成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让我们继续前题,因为对她有了「坏」心思,所以她回来后对她更加亲近了一天她对我说:「BSAW,有空一起去唱ktv么?」开玩笑,别说过年本来就空,就算没时间也要挤时间去啊,俗话说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还是有的,本人最喜欢帮mm挤乳沟了!
  我满怀想象的参加了那次唱歌,但是我收获的不是她,而是她姐姐,没错,就是珠珠,她的成熟和那迷人的风韵深深地吸引住了我,因为我所在的高中比较严格,所以我和露露的事大多数朋友都不知道,所以珠珠也没认为我和露露只是普通朋友,那天因为有美女大姨子在场,所以我发挥出色,歌声惹得在场的美女秋波连连,笑话也适时的让美女们前仰后合,让我在那些背景男中脱颖而,我被几个mm包围着和她们调笑着,但是出眼神不时和珠珠互相挑逗,这是本人惯用伎俩各位色中色的朋友也可以试试。
  话不多说,趁着包厢的光线不好偷偷把写着我号码的面纸塞到大姨子手里,亮点过后这一晚也就这么过去了。自以为很完美演出的我结果等了两天的电话,就在我要放弃的时候她的电话到了,按照惯例,每天电话短信巴拉巴拉,就这样春节过了,我们两个也没什么真正的发展,充其量是暧昧。就这样我略带遗憾的回到了另外一个城市继续大一下学期的学习。
  幸福来的就是那么的突然,不突然怎么能给人惊喜么,和大多数小说写得一样,她独自一人来到了我所在的城市(什么?你们没感到惊喜?反正我惊喜就行了。)
  在火车站的出口我等到了她,她还是那么有韵味,长款妮子大衣穿在她修长的身上,羊绒围脖微微遮住她的嘴唇,黑色的中靴,紧身牛仔裤,成熟之中又带着些许可爱,当然我最欣赏的还是她成熟优雅的气质,她突然对我俏皮的一笑道「傻瓜,不知道外面很冷么?」我挠挠头,傻笑着向他走过去,靠近她才发现她的个子很高,我176的身高她已经和我基本齐平了,当然,我的鞋子没有跟嘛。
  「我来NJ谈个生意,等我工作完了你要陪我逛街哦。」后来我才知道她就是来看我的,这种工作明明可以交给其他职员来做。
  带她吃饭找宾馆,在付房钱的时候我抢着付,着实让我的荷包大出血了一回,五星级宾馆的套房一晚上要我一个半月的生活费啊!下午她去签合同,而我则是回学校,上课一直心神不宁胡思乱想,晚上9点,收到珠珠的短信「小朋友,陪姐姐逛夜店吧!」穿衣穿鞋下楼出校门在一分钟内完成,打车到宾馆楼下,在楼下给她打了个电话等她下楼,珠珠换了条黑色短裙,皮草上衣,一副风情贵妇的打扮,我两个眼睛都直了,留着口水走到她身边,「额……酒吧就在附近,我……我们走过去吧。」呆呆的走了几步,珠珠拉住我说道「难道你不知道要挽着女生么?」
  「额……」我咽了一口口水,「我太……太紧张了」「呵呵」珠珠对我媚笑,我感觉周围花都开了。
  酒吧里,红男绿女,酒精、音乐、黑暗,一切的一切让人们的荷尔蒙飞速升高,珠珠显然成为了夜店的中心,无数苍蝇围绕着她嗡嗡嗡的让我心烦,而且她还故意和几个外貌不错的男人调笑。「妈的」我暗骂一声,拨开那几个男人一把搂住珠珠的腰,然后转头对那些男人说「谢谢你们陪我老婆聊天,不过我们要走了!」然后搂着珠珠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而珠珠则在我耳边「咯咯」的笑个不停。
  「笑什么笑啊!」我明显感觉到我被她调戏了一回。
  珠珠突然转身站在我面前,两只手搂着我的脖子,「刚刚你好有男人味啊,小朋友。」虽然我知道她还在调戏我,但是我却血液上涌,让我什么反应都做不出来。她一转身,走在我前面,我和她保持一米的距离,珠珠不时回头对我笑,分不清是坏笑还是媚笑,被这让人难以拒绝的微笑牵引下我们来到了宾馆楼下。
  「我酒喝多了,你上来陪我聊会天。」珠珠的吴侬软语让我连点头都没有就跟着她走进了电梯……


  在电梯里,珠珠把头靠在我肩膀上,靠的那么近,我闻到了她头发的香味,偷偷用余光近距离打量着她的脸,薄薄的唇蜜让她丰满性感的嘴唇犹如红酒一般娇艳欲滴,高直的鼻梁,小巧的鼻子,长长微翘的睫毛,两朵红晕如桃花一般盛开在她的两颊。我感觉到我全部的血液向身体某个部位涌去,我的手在颤抖,咽了一口口水,在吻与不吻的冲动天人交战的时候,「叮」电梯到了楼层,「呼」我送了一口气,又有点遗憾,也许这种机会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了。
  「嗯,房卡在我包包里。」珠珠闭着眼眸,轻轻的说,她的头靠着我,我感觉到丝丝热气在我耳朵上游走,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身体发热,汗顺着额头滑落下来。把珠珠轻轻的放在床上,她伸了个懒腰,双眼惺忪,完美的曲线,我再也忍不住了,猛的一口吻在她的双唇上,突然珠珠的双手搂住我,一条湿润柔软的香舌伸到了我的嘴里,搅动着我的舌头,我贪婪的吮吸着她甘甜的津液。
  「嗯!」居然是我先呻吟了一声,但那股销魂的泉水世间又有几人可敌。珠珠睁开眼,一副阴谋得逞的坏笑,「小朋友,你不行了?」靠,男人怎么能被说不行,而且还是被身下的女人这么说!
  我一口堵住她的双唇,手顺着耳珠滑到脖子再到香肩,接着游走到珠珠丰满的双峰上,不断的揉捏着,我的血液不断下涌,裤子都快要撑破了,这时候,浑然觉得下面一轻松,然后一只柔软的手握住我的阳根上轻轻的抚摸,今天晚上就算是和尚也要破戒了,我的阴茎青筋怒现,越来越热,而珠珠似乎也感觉到了,不再轻揉而是猛烈的套弄,我感觉下体酥酥麻麻,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如电流般顺着脊柱传到我的大脑,和我自己打飞机简直就是一天一地,我喘气越来越快,而珠珠的手的越动越激烈,突然一阵让我窒息的快感传到我的龟头,我浑身颤抖,我知道我射了,射在了她的皮草衣服上,黑色的貂毛大衣,白色的精液,还有几滴挂在她的头发上,我怔住了,这幅画面任达芬奇再世也不可能绘出,淫靡而又美丽。
  「小弟弟,你怎么那么快就不行了啊。」
  「我……对不起。」
  「这有什么好对不起的呀。」
  「我是说,你的衣服……」
  「哎,算了,又不能让你赔,谁让你是我妹夫呢。」「……你知道我和露露的事?」
  「当然啦,那小丫头有什么能瞒住我,你这么快怎么能满足我妹妹!」「我们没有那个过,我是第一次所以……」
  「你们居然没有做过爱!」珠珠像是发现了史前大陆一般,然后抿嘴一笑「妹夫,你的第一次居然给了我。」
  看着她的表情听着她左一口妹夫右一口妹夫,突然我又激动了起来,虽然我和露露没什么了,但是这也算是乱伦啊,这实在是太……刺激了!
  我的小弟弟仿佛听到了我的号召,又抬起了头,在珠珠惊讶的表情中我心里得意了起来,也不顾她身上的精液压了上去(反正是我自己的),我们俩个在床上翻滚着,我脱去她的貂皮大衣,才发现她穿的是连身的短裙,我只解开银色腰带就无从下手了,珠珠看了我一眼,露出可爱的笑容,转过身去,就在我疑惑的时候,珠珠回过头嗔怒的的说道「你是故意的么?还不帮我把拉链拉开!」我恍然大悟,随着拉链的解开,洁白如玉的后背一寸一寸的展现在我眼前,珠珠将肩头的衣角顺着手臂褪去,黑色的连衣裙顺着双臂滑落到纤细的腰间在沿着圆润的臀部修长的大腿一直滑落到地上,珠珠一直背对着我,我实在忍不住了,三两下脱掉自己的衣服,光着身子一把抱住珠珠,我的前胸贴着珠珠光滑的后背,挺立的阴茎抵在带有丝丝凉意的双臀之间,我的双手从珠珠腋下穿过,握住那一对柔胰,要不是刚刚才射过我肯定又要丢盔卸甲一回,吻着珠珠的脖子,我仿佛来到了天堂,珠珠她回过头,回吻着我。
  我们两个倒在床上,我一寸一寸的品尝着她的身体,轻咬着她的乳头、舔舐着肚脐,当我吻到她的私处时,珠珠轻吟了一声,她的大阴唇包裹着私处,只有一条缝,我用手指拨开大阴唇,看到了微微凸起的小阴唇,这是我第一次亲眼看到女生的私处,那么美丽,我一口吻上去,伸出舌头舔舐着,品尝着不断溢出的泉水,咸咸的,但却很好喝。
  「不要再折磨我了,来吧!」珠珠紧闭双眼娇喘道。


  我压在她身上,握着阴茎往前一顶便滑入了珠珠的身体里,我尝试着耸动臀部,可是一直不得要领,感觉有力使不出,这时候珠珠翻身将我压在身下,女上男下,她扭动着没有一丝赘肉的腰,我双手正好搓揉着她的乳房,我感觉到有个东西顶着我的龟头,不是很舒服,但是珠珠双眼迷离嘴唇微张。
  「啊,你的JJ好长,顶到头了。啊……我不行了!」这时候心里的快感超越了身体的快感。
  我将她放平,所谓一回生二回熟,慢慢的我掌握了节奏,一股股快感冲击着我,阴茎每次进出都无比舒畅,感觉像是泡在热水里,又像是跌落在云层中柔软的包裹着鸡巴,我卖力的冲击着珠珠,很明显,珠珠的叫声越来越大,而我丝毫没有要射精的冲动,没想到我的第一次那么持久超越常人。(明明之前秒射了……)
  「妹夫,我不行了!你太厉害了!」珠珠大声叫了起来,还好宾馆隔音效果好,不然让隔壁的童鞋们情何以堪。
  「姐姐,我操的你爽么!」我发现珠珠越说我越兴奋,所以我应和着。
  「嗯,我快不行了!求求你动快点啊!!」
  「你这么快不行了,我还不想射啊!你说怎么办!」「我……我和露露一起服侍你,你操她,我帮你添蛋蛋,我帮你添肛门!」「嗯,你夹得我好舒服!」
  「求求你给我吧,我真不行了!妹夫,你操的我快飞了,啊,弟弟!!快!!」本来我还能纵横驰骋一会,听到这些淫乱的字眼我再也忍不住了,飞快的冲击着,每一下都撞得珠珠浑身一颤。
  「啊!!」我再也忍不住,射出了在女人身体里的第一股精液。
  趴在珠珠的身上,我喘着粗气,一种满足感油然而生,男生到男人就在那一瞬间。
  那天晚上我们又做了两次,第二天陪珠珠逛景点也就没有力气再闹腾了。
  上个月得知她已为人母,内心复杂,不禁回想起以前疯狂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