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我和娘】

【我和娘】

添加:2016-09-29来源:人气:加载中

一、


  河水不深,石头遍布。水在石头缝里流淌,发出潺潺的声音。越往山里走,道路就越狭窄,两座高山像弯腰的老人坐在那里,对视凝望,仿佛有说尽的心里话。下了几天雨,木桥冲垮了。村长原说马上就要修,可见雨又要下了,又说等天气好了再修。


  我从镇上回来,怀里揣着大学录取通知书,过河的时候踏着石头,一步一跃。


  以前上学,我都懒得走桥,也这样跳,每次心情都很快乐。可今天我心情有些暗淡,想走桥,可它却倒在河里,像卧床不起的老人。


  这大学录取通知书就是一张门票,通往山外的门票,是山里人祖祖辈辈想得到的。可我一直高兴不起来,因为就是这个东西,要让我和娘分离,真的有些不舍啊。于是,我在跳跃的时候,放慢了脚步。


  村长领着人从对面走来,他们是来修桥的,看见我自然要打招呼。如今我的是镇上的名人,这几十年来唯一的大学生,以前和我家有些隔阂的人,都开始和我笑眯眯的打招呼了,村长也不例外。


  「小山子,大学什么书的,让叔叔看看。」村长热情的说。


  「好叻!」我把录取通知书递给他们,他们轮番传递着,脸上露出羡慕的模样。


  「太好了,我们村的人终于有到县城的了。」四叔说。


  「人家可是到省城的,别胡说了。」二伯父纠正着。


  「小山子啊,你好出息啊。」村长说,「以后进了省城,可别忘记相亲啊。」「当然当然!」我说,「走到哪也不能忘记家啊!」「学好了回来,就当我们这里的县长,我们就等着借你的光呢。」村长缕着胡须,「把我们村里的路修了,还有这破桥。」「姑父,我是学物理的,不是当官的。」我解释着。


  「什么屋里屋外的,姑父不懂。」村长很霸道,「反正要回来当县长,你的父母你放心,我们来照顾。」


  和没文化的人说话有很大的代沟,我也不理会他们,只说了「谢谢,全靠乡里乡亲照应了」,拿回录取通知书,朝村里走去。


  这天夜里,一家人都很高兴,全村的亲戚都来祝贺,录取通知书在这些黝黑的手中传来传去,七嘴八舌的坐了很久。等亲戚都走了,爹显得异常兴奋,一反常态,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后来干脆点上油灯,又拿起录取通知书看起来。


  他不识字,却认得我的名字,于是,眼光一直停留在我的名字上。


  爹的兴奋,使我和娘倍感煎熬。要在往常,劳累一天的爹倒在炕上睡的像死人一般,即使是打雷也不会醒来。趁这时机,我和娘就会偷偷溜出房门,来到西屋做爱,这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可今天,爹就是不睡,我和娘也没有办法了。娘几次催促爹睡觉,爹总是说:「孩他娘,我高兴啊!」娘不时的翻身,我也不时的翻身。


  不久,我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手握着坚硬的鸡巴睡着了。梦里,我又和娘相拥相抱,好像是在西屋,又好像是在柴火垛里,更好像在大山里某个地方。我急迫的想和娘做爱,娘也欣然同意,可旁边总是出现走动的人。于是,我和娘不断的躲着人,到更加秘密的地方,可这里也总是有人……终于,没有人了,我迅速进入娘的身体,就在射精的时候,那边听到爹的吼声:「好啊,好啊!」娘说:


  「好个啥。」就惊醒来,一看,爹还在看着录取通知书,脸上流露出喜悦,娘则在被窝里埋怨着。原来是梦,我明白了,但体下冰凉一片。


  太阳升的老高,我走出屋门,娘正在喂猪。这猪是前几个月爹从镇上抓来的,娘说:「等喂肥了,就杀给我儿吃,也好补补身子。」当然,说这话的时候爹也在场,爹只以为娘在疼儿子,可我却明白娘在说什么意思。


  我看看四下没人,在娘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娘的屁股是我最爱,不大不小,肥乎乎的,并且很光滑细嫩,每次做爱前我都要仔细的抚摸一阵子。现在我捏娘的屁股,是在埋怨,爹都不在家,为什么不找我做爱?娘一开始吓一跳,见是我,又看见我的眼神,说:「难得你多睡一会,没舍得叫你。再说了,你那什么书在柜上放着,说不定会来人的。」我想娘说的对,如果我和娘做爱时候来了人,那就全完蛋了。


  我想帮娘喂猪,娘却避了一下身子,说:「这样的粗活,哪能让你去做?你可是我们村的骄傲啊!」又说,「我给你做饼了,是鸡蛋饼,鸡蛋是花母鸡给你特意下的。」我说了一句:「好嘞。」又要捏娘的屁股,娘闪在一边,轻轻说:




  「这几天要注意了,不要这样!」


  饼放着灶台上,我坐在小板凳上咀嚼着。那个梦又浮现在眼前,此时的我太想和娘做爱了,可是四婶来了。我很惊异梦的准确,果然是在我想娘的时候,人就来了啊!看来娘昨晚也做了和我一样的梦,要不她从来不会拒绝我的。二大妈和五姑姑也来了,她们和娘搭讪,有一句每一句的说,大多就是说我娘有福气,生了这么一个好儿子。


  我是家里唯一的孩子。可我知道,在我之前是有个姐姐的。姐姐长的很像娘,漂亮,身段也好。可在十Wu岁那年,爹误认为是娘,把她给奸污了。这件事只有家里人知道,可姐姐却受不了羞耻,和村里的人出去打工,就此音讯皆无。爹为此也十分羞怒,在娘的面前抬不起头。在一次上山砍柴的时候,爹摔伤了,他说是看见一块石头从山上滚下,急忙跃上旁边一块石头,可惜是骑上去的,下面的东西被撞烂了,也就失去了功能。家里的人都知道,爹是故意惩罚自己,为此娘原谅了爹。可当时的娘刚好三十四Wu岁,正是性欲旺盛阶段,每晚都有需要。村里的男人都很丑,娘看不上眼,再加上爹对这事看的很紧,所以娘很难受。在我十San岁的时候,亲耳聆听到,爹用胡萝卜为娘解心焦。


  在我十Wu岁那年,我开始注意身边的女人,特别希望能摸到屁股,越是想,鸡巴就越坚硬,于是我开始手淫,也有了幻想的人物。当然,幻想的人物中就有娘,在我眼里,娘的屁股是绝对美好的。一天,爹发烧了,娘把炉火烧得很旺,让爹睡在炕头,娘睡在中间,就这样我和娘第一次挨在一起。我认为爹和娘都睡熟了,伸手偷偷的摸了娘的屁股,心中激动不已。怕娘醒来,收手不敢造次,自己手淫。就在这时,娘那温暖的手伸了过来,握住了我的鸡巴……就这样,我和娘有了第一次,我实话实说,是娘教我怎么做的。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一直保持着这种关系,也一直瞒着爹,瞒着所有的人。


  上Gao中的时候,是我和娘最难熬的时候,高中在镇里,路途遥远,我必须住校。星期六和星期天,别人都在学校里,可我必须回家,因为我想娘,其实娘也想我。每次做爱都很激情,娘像被我插疼痛一样哀嚎着,可我已经知道,娘越是这样,我就越要使劲抽插,因为只有这样娘才能更好受,更舒服一些。爹每天都很劳累,倒下就像死人一样,对此却毫不知情,还不住夸我,说我是为了家省钱,不在学校吃白食,还能在家帮着做活计。可现在要上大学了,就连每个星期都不能回家一次了,我真的舍不得娘了。


  吃完了饼,我在水缸里舀了一瓢凉水,咕嘟嘟的喝下去。这是我在Gao中时候养成的习惯,学校三顿饭几乎都是馒头,并且只给一个,从没吃饱过。老师说:


  「吃完后,多喝一些水,馒头在肚子里膨胀了,就会饱。」我听信了老师的话,每次吃完饭都要喝一些水,果然有强烈的饱感。


  娘还在外面说着话,这时候又来了几个女人,她们聊的很热闹。我看着娘的背影,觉得娘在这一群女人中是最漂亮的,步伐仍然很矫健,虽然也像她们穿着肥大的衣裤,并且裤裆也很大,看不出什么体型来,但我还是觉得娘是最年轻,最漂亮的,就连那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三嫂,也不如娘。也许,儿不嫌母丑,就是这么来的。我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娘过上好日子!


  距离开学还有好些日子,爹说:「小山子啊,咱的钱不够,在家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早些走,在城里找个打工的地方,多少也能挣些钱,也好交了学费。」娘第一次顺着爹说话:「你爹说的也是,在家闲着也闲不出钱来,何况在山里干活也挣不到钱,不如早些去吧。」接着又说,「他爹,不如这样,我和小山子去山里拜拜观音,儿子也好一路顺风。你在家里接待亲戚,我和儿子去去就来。」爹点点头,说:「快去快回,办完事就早点回来。」我自然明白娘的意思。这些天的晚上,爹一直处于亢奋状态,每晚都睡不好觉,只在白天的时候抽空眯一会。我和娘已经有好久没做爱了,所以娘谎说上山拜观音,其实就是要上山做爱,这肯定是在我大学前最后一次做爱了。


  来到山上,都是茂盛的树林,草也十分的高,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娘为了自己倒下更舒服些,用镰刀割了许多的草,铺成一个厚厚的褥子,然后坐了上去,红着脸招呼我也坐下。我们好久没有做爱了,自然干柴烈火,拥抱在一起。山里的人从来不穿裤衩,脱下裤子就光着了。娘和正常的山里人一样,脸和脖子被晒得黝黑,但身子却是洁白的,并且白的可爱。我一手搂着娘,一手在奶子上屁股上抚摸着,然后又用中指抠进阴道里,娘霎时间里面就出了不少的水。我早已轻车熟路,把鸡巴插了进去。也许是好久没有做爱了,就在我插进去的同时,娘就开始叫了起来,而我马上就射精了。




  「小山子,」娘依偎在我的怀里,「我好害怕!」「娘,你怕什么?」我问。


  「我怕你进了省城,看见那里年轻漂亮的女孩,就把娘忘记了。」「娘,我以后不讨媳妇,就和你好。」


  「胡说,哪有不讨媳妇的?再说娘也老了。我只说是问,你如果你有了媳妇,还能和娘这样吗?」


  「娘,以后我会娶你当媳妇的。说不定,娘还能给我生个孩子呢。」「又胡说了,娘怎么给你生孩子,那年镇上的计划生育的人,都给娘戴什么环了,不能生了。」


  「那我也要对娘好。」


  「不行的,儿子啊,我们老胡家就你一个男丁了,怎么也要娶个媳妇,娘还要抱孙子呢。」


  「不,我就要娘给我生一个。」


  于是,我又和娘紧紧的拥抱在一起,第二次做爱。这次做了很长时间,娘哀嚎了三回后,我才把精子再次射到娘的肚子里。然后,我和娘才穿上衣服,又把那些草四处扔散了,这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下山了。


  二、


  第二天,我就踏上进省城的路,村里的人都来相送,一直到村口。村长还特意派了村里唯一的拖拉机,只可惜,拖拉机在半路还坏了,我只得背着行李,徒步向镇上走。行李不沉,只有一床背着和几件换洗的衣服,腰间还系着一个布袋,这个布袋是娘给我缝制的,在缝制好的时候,娘还用手使劲的拽了即拽,见拽不开了才放心。布袋里装的都是钱,是亲戚送的,因为山里穷,钱几乎没有大票,都是零钱。娘告诉我:「千万不可丢了,也不要乱花,到了省城,娘就帮不了你了,你要自己照顾自己。」


  在半路上,有些口渴,就到一家讨水喝。家里有八十多岁老两口子,听我是上大学的,十分高兴,留我吃了饭。但饭不是白吃的,要我稍几件衣服给县里打工的儿子。于是我,又背着行李来到镇上,镇上有到县里的大客车,傍晚来到县里,很快的就找到了老人家的儿子,我叫他大叔。大叔在县里做建筑,还是个小工头,又都是山里人,很热情,没叫我去旅店住,就在工地里住下了。


  第二天,大叔的队里有个打工的病了,想要我顶替。反正离上学还有一段时间,我就在工地里做工。就这样,我在工地里做了十天,等那工人病好了,我才领了十天的工钱,又继续走路。这一天的工钱是一百元,十天就是一千元,真没想到,在这里十天的钱,竟然比在村里收的礼钱还多,并且全是大票。这让我充满了信心。在临走的时候,大叔他们也送我老远,说:「孩子,以后当官回来,不要忘了我们啊!」


  来到了省城,我有些懵了,这里好大啊,人也很多,车来车往,避过前车又来了后车,走路都显得很忙。肚子有些饿了,看见一家小吃,走了进去,这是我从家里走出来花的第一笔钱,五元钱,一碗混沌,没有吃饱,但觉得是吃的最好的一顿饭了。吃完了,又喝了凉水。老板一眼看出我是山里的人,就和我搭讪,当知道我还找不到学校,还想打工的时候,他笑了,说这里正好也缺个人手,不如在这里打工,晚上就住在这里,也好一边打工一边找学校。这正是我求之不得的,于是我就在这家混沌铺子里住了下来。


  我这人一向勤劳,从不偷懒,老板自然很高兴,还帮着我打听学校地址。转眼又是十天过去了,已经到了入学日期,老板给我算了工钱,又是五百元。老板很大方,给我叫来一辆出租车,还说请客付了钱。就这样,我在一生中又第一次坐上了车。我的心激动着,这比村里的拖拉机好多了,坐着舒服不说,还特别的快,声音也很小,也不那么颠簸,只用了半个小时,就来到了学校。


  走进学校的大门,心里一阵敞亮,这比我们山里的高中好多了。可问题是,不知道到哪里报道。还好,有学姐学哥指引,不久我就知道了我的住处。正和娘所说的一样,这一路下来,镇上的女人比我们山里的女人漂亮,县里的女人比镇里的女人漂亮,而省城的女人就更不用说了。她们都穿着蓝色裤子,把屁股兜得紧紧的,特别是那道沟,这要是在我们山里,准会被人说是光腚。我又想起娘的屁股了,如果她要是穿上这样的裤子,一定也和她们一样。后来,我才知道,这叫牛仔裤!这里不但学生穿,老师也这样穿。


  老师看出我是山里的人,问我是否打工,我说是。于是老师问我,有两个工作,一个是图书馆,一个是食堂,要我选择。我虽然也想去图书馆,可我最关键的是先填饱肚子,所以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食堂。一个寝室里的同学都笑我,说什么我目光短浅,书是精神食粮,比物质重要。我只是笑笑,用那句「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来回答他们。




  在大学的日子里,我一直在食堂打工,我不但能把学费按时交上,并且还能在每个月里,给娘寄去五十元或一百元。这些钱在城里的人看着不起眼,可在我们山里,却都是属于大钱啊。我似乎看到娘的微笑,为了这个微笑,我也要把钱寄给娘。可是,寄给娘的钱了,而我的钱也是月顶月的花,我这才了解城里所说的「月光族」是什么意思了。没有钱,我就买不起车票,也就不能回家,更不能和娘团聚,这是我最苦恼的,可又没有办法。我暗暗发誓,大学毕业后,一定要找一个好工作,把娘接来。


  我对同学们很是羡慕,他们有笔记本电脑,他们有随时和家人通话的手机,这些都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我暗下决心,一定先买一个手机,好能和娘通话,然后再买一个电脑,也和他们一样遨游在网络里。也许是苍天有眼,我同寝室的大陈,家里很富有,要换电脑和手机,就把他的电脑和手机给了我,但不是白给,要我给他洗衣服,包括内裤。不管怎么样,也算是劳动所得,我同意了,于是我和别的同学一样,也有了手机和电脑了。


  第一次给家里打电话,心里很激动。我们村里只有一部电话,还是座机,打过去必须是通信员去找。村长为了给我省电话费,约定好了,晚上六点让我再挂过去。要知道,晚上六点村部里是没有人的,他这样做完全是冲着我有手机,就认为我已经出息了,才给的面子。于是,我晚上准时把电话打了过去。可惜,爹也来了,和娘抢电话,我没有机会和娘说情话。最后,他们记住我的手机号,才把电话放下了。这一夜,我手淫了,是想这娘白白净净的屁股手淫的。


  在大学里,最流行的是处男女朋友,尽管毕业后没有几个成为夫妻,但朋友还是处的热火朝天。其实,我也算处过朋友的,因为在和娘做爱的时候,娘就主张我在省城里娶个媳妇。她是从农村来的,家也很穷,也在食堂打工,我们很说得来。于是,我们约会了,第一次约会也是最后一次约会,我们在饭店里吃饭,只要了一个土豆丝和大米饭。而旁边的同学则在喝啤酒,菜点了四个,全是肉。


  第二天,她开始疏远我。过了几天,我看到她毫不犹豫的钻进一辆轿车里,里面是一个比她大很多的中年男子。厨师告诉我:「现在小丫头,哪个不是为了钱啊。」


  这让我很伤心,又想起娘,娘绝不会为了钱而放弃我的。


  在大学的三年里,我一直艰苦的学习,也一直在食堂打工,也算是双丰收吧。


  老师给我提个建议,让我毕业后不要找工作了,留在学校继续读研,将来好在学校里教书,一个月也有不菲的收入。我有些不愿意,因为这又推迟我和娘见面时间。可一想到那份不菲的收入,我还是答应了下来,继续读研。就这样,我又在学校一年。可就在要考试的前几天,我的手机突然响了。


  这是村长打来的,他的声音有些急迫:「小山子,你赶紧回家吧,你家出了大事了。」


  我惊呆了,问:「是我娘出了事吗?」


  「你别问了,回来你就知道了。」村长把电话放下了。


  我很担心娘,怕她出什么大事,于是,谁也没告诉,坐上当夜的火车,来到县里,又坐了大客来到镇上,然后连夜往村里走。一路上我虽然心急火燎,但也观看一下风景,四年过去了,除了县城,其他的地方还是和以前一样。我有些后悔,这四年里没回家一次,也不知道娘怎么样,还能像以前那么漂亮吗?


  夜已经很深了,家里仍然亮着油灯,有很多人在那里。家里一定出了什么大事,不然不会这么多人的。大家并没有注意我,一直在忙活着。我听到娘的哭声,心在放下,娘没事就好。可我走进屋一看,一口棺材放在地中间,桌子上供着爹的排位,爹死了。而这时,有人看到了我,都喊着:「小山子回来了。」娘跪在那里,这才抬头看我,立刻眼泪哗哗落下。


  原来,县里要修一条路,从我家祖坟上过。爹想把祖坟挪走,可工地的人为了赶工期,根本不听爹的,在一个晚上把我家的祖坟挖了,并且铺盖了碎石。祖坟找不到了,爹就去说理,结果发生了争执,爹被工地的人给打成重伤,被抬回来不久就死了。七大姑八大姨的见到我好像是见到了救星,要我到县里说理去。


  可村长说:「上哪说理?这个工程是县长的,打人的是县公安局的,你去说理,不给你抓进去啊。不如我们要点钱,算了。」娘觉得村长的话有理,因为在前一阵子,前面那个村子也打伤了人,去县里告,人被抓去了。又有人去市里告,结果市里把告状的人送回县里,还是被拘留了。又有人去省里,结果人在半路上就被抓回来了,还又给打了一顿。娘还听说了,有人去北京告状,结果北京那边早就有人等着了,刚下火车就给抓了,到现在人还不知道在哪里。我不能违背娘的意愿,只好看着村长。村长说:「小山子,这件事我去办吧。」




  过了几天,村长拿来两万元,说工地那边一开始只给一万元,是他费尽了口舌,才要来两万元的。我和娘对村长千恩万谢一番。后来才知道,工地给拿了五万元,其中三万元被村长留下了。知道了这件事后,我发誓再也不回这个村子了。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不提。


  自从回家,我就没哭过一声,心里到觉得一丝轻松。娘毕竟和爹有感情,天天流泪。娘说:「小山子,你要哭就哭吧,别憋在心里。」我说:「我为什么要哭?爹是个没有出息的,还……」我是想说姐姐的事,但旁边有人,就没说下去。


  村长说:「小山子啊,你是大学生,关键的时候头脑要清醒啊,可别做冲动的事。」他是怕我闹下去,了解到那三万元,「现在当务之急,是要照顾好你娘啊!」


  村长的话很对我心思,现在爹没有了,我更应该照顾好娘,于是我说:「娘,我不回省城了。」


  「儿啊,你这是说哪里的话?你爹他就是这个命了,你该回去就回去,娘还等你享福呢。」娘说。


  晚上,工地里派来两辆卡车,还有二十多人,把爹的棺材抬上车。车是拉石子的,白花花的,把本来红色的棺材蹭了斑斑白色。村长说:「这就是白事情啊!」车向山里驶去,路很不好走,满车的人都跟着晃荡着。娘一直在哭,却说着:


  「这个没出息的老鬼,我哭都不想哭了。」旁边七大姑八大姨都在劝着。


  爹下葬了,就葬在高山上。不知道是谁选的地点,这个地方竟然在我和娘做爱的地点,相距不足一百米。也许是神仙有灵吧,在爹死去后告诉他,你能在女儿十五Sui的时候做爱,你的老婆也在儿子十五Sui的时候做爱,这叫一报还一报。


  但愿爹不要怪我,我实在是太喜欢娘了,我已经把娘当成女朋友了,不,应该是媳妇!


  三、


  整个春节,我都待在家里。爹没有了,我必须好好陪着娘。


  一开始,娘总觉得对不起爹,拒绝和我做爱。我知道娘心情不好,被拒绝后,也不去碰她。可在一天夜里,娘出去撒了一泡尿后,回来说冻得要死。我起来要烧炕,娘说:「别起来了,你搂着娘吧。」于是,我把娘搂进被窝里。我又摸了娘的屁股。娘说:「儿啊,别有太多的想法,你爹灵魂能看到。」我说:「娘,爹能不能看到我不知道,我就知道爹和姐做了你不高兴的事。」娘不再说话,任我摸来摸去。


  「娘,我想了。」我的手抠进娘的阴道,说。


  「我知道,都好几年了。」娘说这话,把屁股抬了起来,示意要我脱下裤子。


  就这样,经过四年的光景,在爹死后,我又和娘结合在了一起。娘绝对有了高潮,但她一直忍着,不发出一点声音,并且还在催我快点。这是我和娘最没有情调的一次做爱,很失望的把精子射到娘的阴道里。这一夜,娘想穿上裤子,我一直没让。等我有了性欲,就到娘的身上发泄,一直做了三回。最后一回是在早上,娘说:「这几年,把我儿憋坏了。」说句实话,这夜我很轻松,因为终于在没有任何干扰的情况下,和娘做爱了。


  年一过完,娘就催我回去,娘说:「儿啊,娘不能因为这些事耽误了你的前程,你还是回省城吧。如果你有了出息,就会把那些工地的人气死了。我们满镇子的人,都没有在省城住的,就连亲戚都没有,所以娘想让你回去。」「娘,我走了,我害怕你呢。」我说。


  「怕娘怎么的?」娘问。


  「爹没有了,你是单身一人……」


  「瞧你小心眼的,害怕娘跟了别人不成。告诉你吧,娘现在就是儿的人了,即使你以后有了媳妇,娘也不会找人家的。」娘说到这里,手捏住鸡巴,「我还怕你呢。以后有了媳妇就不给娘了。」


  「娘,我要你当我媳妇。」


  娘笑了,笑的很开心,这一夜,娘的高潮很直截了当,屁股一下一下的迎合着我,双手也紧紧的搂住我。娘一直说:「娘以后就是你的人了,儿啊,使劲肏啊。」这是娘第一次在我面前用了「肏」字,之后她把头埋在我怀里,说:「不许笑话娘。」我摸着娘的屁股,说:「娘,你真好!」我和娘没有什么隐瞒的,我告诉她在手淫的时候想娘的屁股了,问娘能知道不?娘笑着说:「你身上流着我的血,你想我了,我的血能不知道吗?我的血一高兴,你的身上不久热乎了吗?再说了,你在十五Sui那年,就把你这里的东西放在娘的肚子里,娘可都留着呢,你有想法,娘是知道的。」听娘这么一说,我又爬上去,鸡巴又插进娘的阴道里。




  四年没有回来了,才知道,现在真的变化了,镇里的长途车一直能到省城,再不用到县里倒车了。临走前,娘要把爹的两万元都给我,我执意不要,让娘留着,想吃什么就买点什么。然后,我搂住娘的屁股,嘱咐说:「有事一定要给我打电话,有病就去看,不许撑着。」然后我摸着娘的下体,说:「一定要健康,我回来好用这个。」娘说:「嗯,娘等你用。」回到了学校,老师就来找我,问我为什么没有考试?我告诉老师,爹死了。


  老师叹息着,说:「可惜了可惜了,你再也没有机会了,你没有机会当老师了,这一年你白念了,和那些今年一起毕业的学生竞争工作了。」然后老师说:


  「真替你愁啊,像你一没有好父母,二没有势力,在这个社会很难混下去啊!好不容易有了机会,可是……这就是命啊!」


  我曾幻想着,找一份工作,租一间房子,就把娘接来。可现实给我迎头痛击,工作不好找,出租房也那么昂贵,便宜的也五六百,我租不起。只好和别人合租房子,这样我就可以省些钱。合租的房子在郊区,是村民们家里的房子改造过的,很狭窄。我想先这样将就吧,等以后有钱了,就自己租一个房子,把娘接来。然后,更有钱了,就买一个房子,和娘好好过日子。


  终于,我找到了一份工作,是一家广告公司的电话营销,每个月一千元,其他的靠业绩提成,年终结算连奖金一起支付,做的越多,拿的也就越多。我算了一下,这工作主要靠查找资料,如果一天做一百个客户,就可以有一千多收入。


  我节俭习惯了,就觉得想当不错。刚开始嘛,不能要求过高。这虽不是我喜欢的工作,但我必须先吃饭,就必须落下脚,谋一份薪水养自己。我很现实,理想的工作需要慢慢找。


  我还给自己画了清单,每个月都怎么花钱。同学看到了,都惊呼:「怎么连跟女生吃饭都没有?你是想打一辈子光棍吧?」我只是笑笑,没有做声,其实心里说:「你们这些傻逼哪里知道,我早就不是光棍了,娘就是我的妻子,我的妻子就是娘,我十五Sui就拥有娘了,而你们上大学才尝到女人的滋味。」说到这里,我心踏实了,我的目的就是要把娘接来。


  转眼就到了年底,我算了算,可以拿到五千多呢。我的心砰砰跳,这是四位数字的钱啊,我可以拿着这笔钱回家,顺便给娘买个棉袄,山里冷啊。甚至想给娘买一枚订婚戒指,亲自戴在娘的手上,可转念一想,山里人不懂这个,娘不会理解,再说订婚戒指也很昂贵,也就作罢了。不管怎么样,娘看到这样洋气的棉袄,一定会高兴的和我主动做爱。哦,对了,我还要教会娘怎么给我口交,山里人应该都不会这个。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公司的老板带着钱跑了,这一年我们都白干了,我一下傻了眼。员工们开始闹腾,把公司里的东西都砸了。有的还要去公安局告,后来会计说:「他既然想到了跑,就会想到怎么对付我们,他会和警察勾结,说出我们不是的。你们也看到了,不少老板也这样跑了,哪家报警管用了?」大家见他说的有理,也就作罢了。最后,大家凑钱吃了顿散伙饭。


  散伙饭是在一家中档饭店吃的,这家饭店菜的味道很好,所以客人很多,上菜就显得很慢。同事们喝着闷酒,就拿饭店老板煞气,嚷着菜上的太慢了。饭店老板很不好意思,说实在对不起,服务员都回家过年了,人手不足。会计说:


  「那就再找几个来,有钱还怕招不来人?」老板笑了说:「平时还好找人,可现在大过年的,都回家团圆,真是有钱找不到人!」「你们春节也不关门?」我有了突发奇想,问。


  「但凡过年过节,生意都很好。现在老百姓想开了,大多都不在家做饭,全在外面吃,方便。你看看,现在哪家饭店关门了?现在招服务员,还是双倍开钱呢。即使这样,也很难找到。」


  我的心一动,想到自己五千元没了,也不能回家和娘团聚了,如果在这里做一些日子,还可以挣些钱,也可以吃白饭。于是,在饭后我又回到这个小饭店,和老板说明来意。老板没认出我是刚才吃饭的,但从我斯文的劲儿,就知道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有些不愿意。我说我是山里的穷孩子,什么活都可以做的。


  就这样,我在饭店里当起了服务员。一开始,厨师是看不起我的,可我一干活,他们就另眼看待了,我毕竟在学校食堂打过工,有家底的。


  转眼几年过去了,我和娘仍然住在出租房里,积攒下来的钱只有五万多,加上爹死去的钱,才区区七万,距离房子的价钱还遥遥无期。房价还在涨,也不知道我和娘什么时候拥有自己的房子?


  我很惆怅,像我山里来的人,在省城里没有娶媳妇,把娘当成了妻子,可还是没有我自己的家。我真愧对娘!想想从山里出来的时候,多少人盼望我当官,可这个官没当上,就连房子也买不起,我能对得起父老乡亲吗?


  夜间,娘含羞的看着我,说:「看,里面肏屁眼了,你能不能啊?」我说能,就把娘翻过来,看着娘那雪白的屁股,我一点点的把鸡巴插了进去,但此时的脑子里仍然合计着,什么时候有自己的房子?那时候,我一定把娘当成我的新娘子,给她买钻石戒指,让她穿上婚纱,让她一辈子幸福……
【完】
字节:38743